首页 > 汉中站 > 新闻 > 百姓 > 正文

汉中一男子5岁被拐卖30年后终认亲 父子相见抱头痛哭

核心提示: 30年前,他被拐离家时刚满5岁,再回到故土已物是人非,好在父亲还在。

2_副本

看到亲生父亲那一刻,35岁的汉子钟圆富(现名崔宏计)与父亲抱头痛哭,似乎想将这么多年的委屈和难过化作泪水挥洒而去。30年前,他被拐离家时刚满5岁,再回到故土已物是人非,好在父亲还在。

1_副本

悲剧

上半年妻被拐 

下半年儿子又被拐

今年66岁的钟永新,是汉中市汉台区铺镇芦坝村人。1987年,对他来说,是一个悲伤的年份:因为这一年的上半年,时年25岁的妻子被人拐走;下半年,年仅5岁的儿子又被人拐走。

“那年4月份,我和媳妇吵架,第二天,她给儿子买了一身衣服之后就不见了。”9日上午,钟永新说,起初他以为妻子外出散心,但之后却听到村里人说,他妻子可能被人拐卖了。

汉中市汉台区妇联主席王克清说,上世纪八十年代,铺镇拐卖妇女儿童的违法犯罪行为非常猖獗。而之后,钟永新根据村里人提供的线索,先后找到了四川、河南都没见到妻子的踪迹。后来,他还去了妻子的山东娘家,“没找到媳妇家,就又回来了。”

钟永新说,随后他根据别人提供的线索,不时外出寻找妻子,但还没找到,就在当年10月份,他的儿子又被人拐走。“我去田里挖红薯,临出门看到圆圆(儿子小名)在瓦窑场玩,还叮咛他不要乱跑,没想到回来就不见娃了。”钟永新回忆说,当时他就发动村里人一同去寻找,附近的田里、路边都不见儿子的踪迹,而村里人提供的一个信息却让他感到五雷轰顶:有人看到烧窑的窑把式给他儿子买了零食,带着去了附近的火车站。

钟永新说,他只知道这个窑把式是成都双流人,当时30多岁,在村里打工已经有两年,其他的却一无所知。当他和家人找到镇上的火车站时,早已不见了儿子和这个窑把式的踪影。

3_副本

寻亲

下成都上山东 

变卖房屋粮食找儿未果

妻子刚丢,儿子又不见了。钟永新说,他感到天都塌了。但他还来不及伤心,就赶紧变卖了家里刚收的稻谷做路费,找到了这个窑把式在双流的老家。

“光知道在成都双流,具体哪个镇哪个村就不知道了。” 钟永新说,凭着模糊的信息,他在成都找了一个多月还是没找到儿子,后来无奈之下,还在当地报了警,却都无济于事。最后,路费也花完了,他只好又孤零零地回到了汉中。

然而,钟永新并没有放弃寻找儿子和妻子,之后,他回家又变卖了房子、家具、粮食,到处借钱筹路费出去寻找。“只要听说儿子和媳妇可能被卖到哪了,我就赶紧赶过去。”钟永新说,随后几年里,他去过云南、贵州、河南、河北、山东等很多地方,也吃尽了苦头,甚至沿途乞讨,有几次在外地生病,还差点客死他乡。

9日,记者在钟永新珍藏的物品中看到,不仅有儿子和妻子在1986年拍的照片,还有一沓已经泛黄的车票。而钟永新的弟弟钟汉成说,嫂子和侄子被拐卖后,他父母因急病交加先后去世,而哥哥家渐渐被败落光了,10多年前入赘附近一户寡妇家,去年因为患有乙肝和肾脓肿又回来了。现在,哥哥就和他生活在一起。

钟永新说,多年之后,他曾接到过妻子娘家人寄来的书信,说妻子被拐卖到了山东,之后他还曾去寻找,但最终还是没有找到。

5_副本

意外

外地网友发帖传来希望 

妇联牵头找到失散30年儿子

汉台区妇联主席王克清说,去年12月,她在“宝贝回家”网上关注到了一条寻亲启事,是一个安徽一个网友,称自己在1987年被烧窑的人拐卖到了安徽砀山,他记得家在汉中机场附近,小名叫圆圆,地里种的水稻和土豆。

“因为是关于汉中的,所以我就和对方取得了联系。”王克清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汉中市总共有两个飞机场:一是城固柳林机场(军用),二是汉中飞机场(民用),所以她将工作重点放在了两个机场附近的村子。

她先是利用工作之便,召集村妇代会主任,安排他们下去排查符合条件的失踪人口;同时整理打印了100份寻亲启事,到这两个机场附近张贴宣传。随后,她又将寻亲启事发布在百度贴吧汉中吧等网站;另外,还借下乡工作之便,到汉中飞机场周边的上水渡、白渡、汤坊、沙沿四个村去走访、寻找线索。

在此期间,她接到了反馈回来的四条线索,但实地走访发现,都和安徽网友的信息不符。而就在去年12月30日,她突然接到了铺镇芦坝村网友李彦军的电话,1987年他们村曾丢失过一个男孩,小名就叫“圆圆”,而且听说就是被窑把式拐走的。

“当晚,我就和村干部赶到了这户人家。”王克清说,钟永新老人告诉她,1987年妻子鲜素华和儿子钟圆富(小名圆圆)分别被拐,很确定儿子圆圆是被当时在村瓦窑做活的周姓男子带走,他倾家荡产去全国多地寻找了30年,至今仍无下落。随后,老人拿出了母子当年的照片和独生子女证、许多发黄的当年他四处去寻找妻儿的车票。

“我又和安徽的网友进行了核对,很多信息都对上了,甚至他手上有块伤疤,钟永新说那是儿子当年烫伤留下的。”王克清说,当时她确定这名安徽网友很可能就是老钟的儿子,于是便向当地警方报了案,双方都在当地公安机关抽血提取了DNA。

很快,DNA鉴定结果出来了,双方DNA比对结果相似度高达99.999999%,支持钟永新是钟圆富(现名崔宏计)的生物学父亲。

4_副本

认亲

父子相见抱头痛哭 

紧拉双手说“今生再不离开”

8日上午10时,王克清在钟圆富打工的江苏将他送上了火车,9日凌晨5时,“宝贝回家”网站的志愿者们又在西安将他接上,直接开车送回汉中。

9日上午10时许,记者赶到了铺镇芦坝村,此时钟永新站在院子里不停地搓着双手,不停地打听儿子什么时候能到。“找了30年了,终于把他找回来了,实在太高兴了。”钟永新说。

而此时,闻讯赶来的村民早早等在了进村的路口,路边和院子里摆满了鞭炮和凳子,就等着钟圆富回家。

“回来了,回来了。”上午11时10分,听到村口响起了鞭炮,钟永新知道儿子真的回来了。此时,他站在门前,在乡亲们的搀扶下等着儿子回家。

而记者看到,钟圆富下车时,街道早已被乡亲们围得水泄不通。走在自己30年前曾走过的路上,在相邻们的指引下,他的记忆被慢慢地找回。“我记得当年都是土房,路也是泥巴路,没有现在这些高楼。”沉浸在回忆中的钟圆富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在乡亲们的簇拥下,钟圆富一步一步地往家的方向走去。“噼里啪啦......噼里啪啦……”钟圆富刚走到家门口,喜庆的鞭炮声就响起了。红红的鞭炮一直从门口延伸到了院子里,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爸,对不起,我回来了……”看着满脸皱纹已显苍老的父亲,钟圆富一下跪在了地上,与父亲抱头痛哭。等乡亲们将他们拉起,两人脸上都挂满了泪珠。而此时,钟圆富紧紧拉着父亲的双手,一起回到了家,始终没有松开。

“爸,我终于找到你了。”

“爸爸这么多年找你找得苦啊……”钟永新拿着当年的车票和照片,钟圆富早已泪流满面。

“爸爸,我再也不离开你了。”钟永新哭着说,“我们今生,再也不分离了。”

王克清说,根据办案民警反馈的信息,钟永新的妻子鲜素华当年确被拐卖到了山东省茌平县,但已于2007年7月死亡销户。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皇甫喜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6001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