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汉中站 > 百姓心声 > 正文

西乡县两河口镇村委书记横行霸道欺负村民

核心提示: 家住西乡县两河口镇黄家营四组的村民张传友为响应政府移民搬迁政策于2012年农历9月以19.8万元买下本村书记付国树砖木结构房屋4间两层,当即签下合约,首付房款10万元,同时口头协议下余房款9.8万元减去陕南移民搬迁款3万元,共计下欠房款6.8万元,3年内还清不计任何利息(以上口头协议均有证人)。可到次年腊月搬进新房后,每户3万元的移民搬迁款却只兑现了18500元。

陕西网

我叫张传友,家住西乡县两河口镇黄家营四组(很偏远的山顶上),响应政府移民搬迁政策,我家于2012年农历9月以19.8万元买下本村书记付国树砖木结构房屋4间两层,当即签下合约,首付房款10万元,同时口头协议下余房款9.8万元减去陕南移民搬迁款3万元,共计下欠房款6.8万元,3年内还清不计任何利息(以上口头协议均有证人)。同年农历腊月初一我们搬进此房,搬家后一年多以来我们两家相处甚好,直到2013年腊月28日在村委会办公室结算房款,付书记说让我给他写一张房款余款欠条,并说政策变了,移民搬迁款每户3万元只能给我家18500元,当时我问:当时说好移民搬迁款是3万元怎么就成了18500了呢?两方各持己见,故发生争吵,但很快平息,两家关系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突然,在2014年2月18号(农历正月19日)晚9点左右我家门外传来急躁的砸门声,(事后听老婆和现场证人回忆说)并听见付书记高声喊叫:房子不卖了,我要埋人,当时我在老家(山顶老家)准备洋芋种子,大儿子在西乡办事,小儿子在学校,家里只剩下体弱的老婆和在我家耍的8岁的外甥正准备睡觉,她们听到喊声一头雾水,不知所措,慌乱惊吓中迟疑了片刻后连忙出来开门,可还没到门口,见卷闸门已破,玻璃门也被砸碎了,付书记及女付正莉、女婿邹同艳以及蒲国义父子,破门而入不由分说便将我老婆拳打脚踢,当场将一软弱女流打晕在地,随后又抱起我8岁外甥往粪坑走,说要把他扔进粪坑,幸好被旁观者告知那不是我小儿子才停下了手,紧接着付书记一伙人将刚刚因脑溢血过世的其夫人尸体抬入我家中停放,并强行按倒我偏体鳞伤的老婆为他夫人跪地烧纸钱,当时我无助而可怜的老婆在无奈之下带伤跪地为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烧纸钱长达半个小时之久...

出事后我接到老婆的求救电话,但我距家较远,心急之下拨通了110报警电话,110说随即指派我们当地五里坝派出所出警,于是便进入了焦急的等待中,此时我反复推敲,他堂堂村支书20多年的老干部究竟何事要砸门打人,试想从小到大我和他都是黄家营土生土长的,我懂事以来他便是官、有钱、有权、优势,我只是一平头百姓,家境贫寒落住老山深处,一直以来都没有任何恩和怨,唯一的争吵就是去年腊月28日为移民搬迁款的事,但是争吵都过去20多天了,这些天大家一直相安无事,不会无缘无故砸门打人,难道真是我这房子是风水宝地?思来想去,始终没想出他的动机何在。

一边猜测着他的动机,一边急切地催促着派出所民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五里坝派出所到我家20余公里路程,正常情况半个多小时车程,现在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最期盼的警车仍毫无音讯,只能反复地催、反复地等,

终于,在我报警两个多小时之后,我们期盼的、最信任的、最尊敬的人民警察来了,可是此时,天底下最巧合的事发生了,就在警车到达现场的约10多分钟之前付书记让人无缘无故将停放在我家的其夫人的尸体抬回了自己家中,此处究竟是巧合呢还是……?

警官下车后,简单问明了事件原因,面对我的诸多问题均笑而不答,也没做任何口供笔录,面对凌乱的现场也没有拍照取证等,特别是面对我受伤的老婆,没有一个人说应该先救治伤员,唉…..

看着偏体鳞伤的老婆,我泪如雨下,于是把现场交给了警察,连夜包车赶往西乡中医院检查救治,经医生检查为右侧第九肋骨骨折、脑震荡和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情绪不稳、由于惊吓导致常常睡梦中惊醒胡言乱语。在老婆入院三天以来,念着付书记家忙于丧事,处于人之常情没药费了,四处借钱也不忍心打扰他们,但是家里还有一个痴呆叔叔已年过60岁,现在还住在深山老家里已经没有了米粮,上小学的儿子也没人照顾,情急之下拨通了两河口镇镇长和五里坝派出所的电话,但得到的答复均是:别急,我们会处理的。试问,老婆住院没钱,痴呆叔叔在家无粮,儿子上学无人管,我如何不急……

再说,事发当场警察没有做任何笔录及现场证据,现在现场已被基本恢复村民畏惧支书不敢作证,光给我空口说“会处理的”,我如何信服……

无奈之下,大儿子同我商量:只能借助网络媒体的力量,只有让更多的人关注到此事,才能得到地方政府的重视,于是在微博上发出了第一条信息,第一条信息发出的第二天(也就是事发第五天),五里坝派出所所长来医院和我见了面,并解决了家里痴呆叔叔的无粮问题,并在2月23号拍摄了现场破碎门窗的照片,并到黄家营录取了当天现场部分人员口供,26号到医院也录取了我们受害方的的口供。

到此时我全家仍没有想明白付书记夜闯我家砸门打人到底是为什么,面对平白无故的打砸、面对非亲非故为其夫人跪地烧纸的奇耻大辱,面对强权,单凭我和儿子的微薄之力何以昭雪,所以我们想到 更多的网络贴吧,只希望能得到社会正义之士的帮助。

为了得到社会正义人士的帮助、为了得到政府执法部门的重视,在出事第4天我让大儿子在网络上发表了一个贴子,没想到在贴子发出的第二天,在西乡贴吧上发现了他们的相关回帖,在回帖上他们还说明了打砸动机:说是因为去年腊月28日和其夫人的争吵导致其脑溢血突发死亡;还说是因为没有给他们写房子欠款欠条导致其生气至脑溢血死亡;甚至说:出事当晚我请人到他家去洽谈关于买房欠款相关事宜时一时动气死亡……

看到这些回帖,我原来误以为他为夺风水宝地打砸,现在才明白,原来打砸、停尸、强迫为其烧纸是这些……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想说:其一:去年腊月28日两家确实就3万元搬迁款只给18500元的事发生争吵,但我相信那次小小的争吵绝不会令其在21天之后出现脑溢血死亡。

其二:没写房子余款欠条是因为当初买房的时候付书记承诺的3万元搬迁款只能给18500元,数额和之前说的不一致,导致写欠条延期,并非本人不写欠条。

其三:说出事当晚我有请人到他家游说房款之事,此话纯属子虚乌有,我从来没有请任何人就此事进行游说,再说,我完全符合政府的移民搬迁政策,并且买房的时候说好搬迁款补3万才买的,何必请人游说。

他如此颠倒黑白,无中生有,我言尽于此。

期间对于网络上的回帖没在过多的去深究谁对谁错,医院及生活没钱时也去找过西乡县公安局几次,但是每次他们都说:这个没办法解决。与此同时付书记也托老家亲友和我谈过关于和解之事,但是每次他都避重就轻两次何谈均以失败告终。

2014年3月18日,西乡公安局电话传唤,到公安局之后警察给我一份(西乡县公安局 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并说:付国树、付正莉、邹同艳已拘留,蒲国义父子在逃,行政处罚决定书上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条第三项,第四十三条第一项,第十一条第一款和第十六条之规定,对付国树(书记)和邹同艳非法侵入住宅违法行为各处拘留十日,并处罚款500元处罚,对邹同艳和付正莉殴打他人违法行为分别处拘留十日,并处罚款200元和罚款500元处罚,对邹同艳合并执行拘留20日,并处罚款700元,作案工具斧头一把予以收缴。

拿到西乡公安局的这一纸处罚决定书,我犹如五雷轰顶,欲哭无泪,想不到一个横行乡里多年的乡绅恶霸,对我家无缘无故的打砸伤害,如此无法无天的侮辱我的老婆,最后只是区区10日的拘留,区区500元的罚款连他贪污全村老百姓移民搬迁款的万分之一都不到,他身为20多年的老书记,本应该保一方百姓安乐,可他知法犯法、夜闯民宅、胡乱打砸、无辜欺压、限制人权为其跪地烧纸,他身为主谋处罚如此之轻。

包拯已死、开封尚在。六月雪,窦娥冤,乌云密布野三关。正义呼声漫天吼,官匪勾结打连环。养只狗儿看家院,养狼却把主伤残。口口声声做民主,关键时刻壁上观。难道真是官官相护?难道上面有人就可只手遮天?

被作为灵堂的家已一片狼藉,我无家可归,老婆精神状态极差,还在医院治疗,我每天借住医院病床,大儿子只能住县城最差的旅馆,在医院这些天,医疗费及护理相关生活车旅等让我都借了好几次钱了,面对经济的压力,面对强权无辜的欺压,面对精神的伤害,面对如此的处罚,面对老婆多次跳楼之举,真不知道我该何去何从,希望社会正义之士,希望懂法律有爱心之人施以援手!!谢谢!

                                                   张传友携子张明军敬上

                                             (张明军电话:15289269520)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覃柳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